首页 >养生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撩拨美国重返亚洲心绪

2019-06-09 18:40:33 | 来源: 养生

白带多粘稠怎么办
盆腔炎发病症状有哪些
盆腔炎下腹隐痛

和自由贸易协定(FT A )和经济合作协定(EPA )等常见的贸易机制相比,T PP的特点是百分之百废除关税,且原则上不承认例外,可以说是一种比较彻底的自由贸易机制,且增加了“战略合作”内容,涵盖知识产权保护、劳工标准、环境标准、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等内容。成员之间彼此承诺在货物贸易、服务贸易、知识产权以及投资等领域相互给予优惠并加强合作。其中为核心的内容是关税减免,即成员国90%的货物关税立刻免除,所有产品关税将在12年内免除。协议采取开放的态度,欢迎任何A PE C和非A PEC成员参与。

2006年,T PP对新西兰、新加坡和智利生效,对文莱于2009年生效。

2008年,美国宣布加入协议,并就金融服务和投资一体进行了三轮谈判。当年,澳大利亚、秘鲁也先后加入谈判。

2009年,美国正式提出扩大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计划,澳大利亚和秘鲁同意加入。美国借助T PP的已有协议,开始推行自己的贸易议题,全方位主导T PP谈判。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也更名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

2010年马来西亚和越南成为T PP谈判成员,T PP成员数量扩大到九个。

2010年3月15日,T PP首轮谈判在澳大利亚墨尔本举行。参与谈判的共八个成员:美国、智利、秘鲁、越南、新加坡、新西兰、文莱和澳大利亚。此次谈判涉及关税、非关税贸易壁垒、电子商务、服务和知识产权等议题。

2010年11月14日,与会九国同意美国总统奥巴马的提案,于2011年11月的A PE C高峰会完成并宣布T PP纲要。

2011年美国总统奥巴马在A PE C工商领导人峰会上表示,已经就T PP达成基础框架。T PP将创造一个高水准的贸易协定,不仅潜在适用于亚太地区,也可以应用到全世界。当年,日本、加拿大和墨西哥加入谈判。

2012年,墨西哥正式成为T PP第十个成员国。加拿大也宣布正式加入T PP。

日本外相冈田克在2009年的新加坡A PEC会议期间曾表示出对这个架构的浓厚兴趣,但日本内部有比较大的争论。2011年11月,日本首相野田佳彦表示,日本将朝着加入谈判的目标,开始与美国等相关国家进行协商。2013年3月15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正式宣布日本加入T PP谈判。

“重返亚洲”平台

T PP被广泛认为是美国重返亚洲战略中的重要一环。

美国重返亚洲,或者说美国战略重心东移从前总统克林顿开始。反恐战争拖慢了这一进程。随着从伊拉克完全撤军和2014年计划从阿富汗完全撤军,美国又开始可以推进其东移战略。

近年,美欧经济深陷危机,积重难返,新兴大国迅速崛起,在今后的10年中,美国不得不关注那些有重大机遇的地方,亚太地区正是这样的地方。希拉里曾经称,“美国自身长期的安全和繁荣系于此”。

奥巴马初上台的一段时间里,T PP一度似乎不受重视,不过,之后一些美国国内学者反认为,T PP是奥巴马政府在外交和经济领域退出的个也是重要的战略框架。

2011年,美国“重返亚洲”势头猛烈。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外交》杂志上发表长篇文章《美国的太平洋世纪》,高调宣布美“重返亚洲”战略。她提出“太平洋世纪”概念,并表示,“是时候做战略转移了,美国将从耗费高昂的中东战场移向亚洲。”

此后,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本人及美国国务院各层级的官员都在不同场合对此政策进行了强调和说明。

T PP是美国依托贸易重返亚洲的平台。奥巴马总统的考虑很明确。“如果我们不为亚洲确立游戏规则,那中国就会。”因此,在美国主导T P P谈判后,游戏规则的制定基本都朝着符合美国利益的方向发展。

美国的利益

T PP初成立是为了推动贸易自由化,但美国入伙后,认为是其重返亚洲并遏制中国的机会,而且提供了试验自由贸易协定(FT A )新模式的机会,也是其改变贸易逆差的机会。

根据IM F的数据,2010年T PP九个成员国的G D P总量达到16.9万亿美元,占世界G D P总量的27 .2%;如果算上日本,T P P的G D P总量将达22.3万亿美元,占世界的35.5%,T PP也将因此成为世界的自贸区。

2011年11月,奥巴马在达成T PP基础框架之后对与会八国领导人说,T PP将帮助美国实现出口翻番,支撑美国数以百万计的工作机会。他说,把T P P八个成员合在一起将成为美国第五大贸易伙伴,美国已经和这些经济体实现了2000亿美元的年贸易额。

数据显示,如果T PP得到广泛推广,美国2015年对东亚国家的出口将较2009年水平出现双倍增长。

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估计,一个没有美国参与的亚太自贸区可能使美国公司的年出口至少损失250亿美元,或者约20万个高薪岗位。

美国商会官员奥弗比说,美国公司95%的消费者在国外,而经济不断融合的亚洲更是重点市场。所以,T P P成为美国企业进一步打开亚洲市场的法宝。

日本、加拿大和墨西哥也提出要加入谈判,特别是第三大经济体日本的加入,让美国倍感振奋:日本平均关税高达21%,远高于美国的5%,且包括农产品在内的多个市场受到高度保护。更重要的是,用美国商会官员奥弗比的话说,“这是日本重新确立和美国联手在亚洲的领导地位。”

或架空A PEC

从见诸报端的各种观点看,绝大多数人认为T PP的建成对中国不利。这主要是基于中国被排斥在T PP之外这个前提。

从T P P框架看,假定其能够成功,对亚太地区的格局重构产生影响是毫无疑问的,美国在东亚地区的战略优势显然会增加,并且对中国产生不利影响。

美联社曾报道说,T PP已经成为美国在自贸协定和WT O之外推动自由贸易的新途径。T PP更加关注贸易规则的制定,并试图为国际贸易制定新标准。从国际贸易角度看,T PP提出的“战略合作”内容更有助于美国推行有利于自己的贸易标准。有文章指出,T PP使目前已经存在的A PEC面临被架空的危险。

安邦咨询业表达的论点认为,现在T PP所有规则的谈判其实还是“瞄准中国”,即为未来中国可能的加入做准备。“目前中国在亚洲参与了多个多边贸易机制,随着T P P的不断壮大,对这些机制甚至A PEC都具有极大的代替性。”

T PP涵盖商品贸易、服务贸易,而服务贸易和部分高级商品贸易谈判,不可避免将涉及政府补贴、知识产权保护规则等贸易伙伴国国内政策的制定。T PP关注贸易规则,并试图在谈判中统一规则,并为国际贸易制定标准,美国希望借助T PP在这个全球经济增长快的区域统一规则。

如果T PP成功,美国在自贸协定的制度竞争中要全方位中国。自贸协定会给成员国带来额外的贸易创造,给非成员带来负面的“贸易转移”。美国目前仍是东亚的主要出口对象,中国在对美出口上和东盟、日本、韩国存在直接竞争,这意味着中国产品会由于美国和其他T PP国家之间的关税免除而遭受变相的成本提高,导致竞争力下降。

尽管美国官员表示,从一开始T PP就强调,这是为亚洲和太平洋国家自由贸易设立的协议,而且同意加入T PP不意味着一国必须认同T PP的所有条款。但被称为“新一代、更高级别,超越WT O谈判”的T PP,对中国而言,进入门槛很高。比如,降低环保产品关税、降低G D P能耗、国有企业在买卖商品和服务时,必须以商业方式进行运作等。中国要想加入T PP需要先修改贸易政策、管制措施,才有可能被其他成员国接纳。

此外,自贸协定通常是对国家政治和安全关系的一种附加和再认可。比如,美国选择订立自贸协定的伙伴绝大多数都是美国的政治或军事盟友,以巩固美国与东亚相关国家的战略联系,强化美国在东亚的战略存在。考虑到美国的东亚战略仍然体现出鲜明的防范中国特征,这或多或少对中国在东亚的政治和安全地位带来消极的影响。

日本的算盘

在日本,以经团联为首的工商产业界极力主张加入T PP谈判,宣称加入T PP是日本搭乘贸易自由化快车的机会。而以农协为代表的农业界则视T PP为洪水猛兽。

日本横滨A PE C会议前夕,时任日本首相菅直人就明示,日本正在研究加入T PP谈判,但在党内和农业等行业强烈反对下,此事无果而终。

对于野田而言,重提T PP,除了顺应工商界的呼声,也有通过加入T PP谈判呼应美国重返亚太的外交构想考量。围绕日美关系出现的波折,野田政府希望在T PP问题上向奥巴马示好,以此修复磕磕绊绊的日美关系。

今年,安倍正式宣布加入T PP谈判,政治上的考虑似乎更大。日本希望通过T PP在政治层面上获得美国更加稳固的信任,由此带来更为稳固的地区安全感。

野村证券曾推算过有关加入T PP的经济效果:仅取消关税,10年间的经济收益为2.4万亿至3.2万亿日元(307.7亿到410.3亿美元),年均不到国内生产总值的0 .1%。而日本农林水产省一份测算显示,加入T PP将使日本农业产值减少7.9万亿日元(1013亿美元),农业部门就业岗位减少350万个。仅就此看,经济方面日本并不划算。

2011年,日本京都大学副教授中野刚志指出,如果日本加入T PP,日美经济规模占目前T PP框架内整体经济的九成,实质是一种日美FT A,没有中国、韩国等亚太地区其他主要经济体参与,T PP无助于日本借重亚洲重塑经济活力。

另有日本学者认为,加入T PP或许是推动日本农业和产业界改革僵化体制的契机,但日本同时也应继续深化与中韩等亚洲伙伴的经济合作,避免单纯追随美国。

日本正式决定参与T PP谈判更像是对美国继续向其提供战略荫护和政治支持的回馈,是在履行向美方做出的战略、政治承诺。被誉为“财界首相”的经团联会长米仓弘昌认为,“不加入T PP,日本将沦为世界的‘孤儿’。”但日本不可能完全抛开自身的经济利益得失。

中国:挑战与机会并存

不必杯弓蛇影着急慌乱

目前,T PP仍仅仅处于协商阶段,并不那么容易达成。各个T PP的谈判国其实均面临强烈的国内经济反抗和政治反对。

迄今,T P P经过十六轮谈判,包括协议结构以及纺织品、农产品、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进展并不顺利,其高标准超过有关国家的承受能力。英国《金融时报》称,从参与T P P谈判的主体看,有关国家实力参差不齐,且T P P涵盖范围甚广,因此谈判过程不会一帆风顺,具体落实也困难重重。比如,韩美已经存在双边贸易协定,加入T P P对韩国来说很“吃亏”,所以韩国对加入T P P不积极。印度不加入也是对美国“游戏规则”不满的表现。而日本,已经与美国存在双边安保条约,加入T PP框架,对该国农业和医疗器械甚至“有害”,经济利益非常有限。日本政府宣布加入T P P谈判后,尚需得到美国等若干国家的同意,早也要在今年6月以后才能坐上谈判桌。尽管美国特别着急,希望再过两年把关税降到零,然而小国难以承受。就是在美国,虽然奥巴马政府力推T P P,但美国国内也有强烈的反对意见。

因此,留给中国的时间还是有的。

积极研究和跟进不松懈

美国虽然没有明确宣布排除中国,但T PP的具体条款,比如政府采购、知识产权以及国有企业等相关条款直接针对中国,已经基本上把中国排除在外。如果中国要准备在未来参与的话,要加快跟踪和研究T PP谈判的进程和细则。

对于中国而言,T PP无论主观上还是客观上,都会成为美国遏制中国的一个重要政策。因此中国也不能对此掉以轻心,需要积极跟进、密切关注,加以研究。

美国国内也有关于在T PP中防范中国进入的战略研究。比如,2012年华尔街中文曾经刊登了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萨伯拉曼尼安的观点,他认为应放弃让中国签订T PP的努力。同日本等亚洲国家签订这份贸易协议是奥巴马政府的主打贸易行动。协议将深化美国同亚洲地区的关系,而在将日本纳入潜在签署国范围的情况下,它还将成为美国多年来重要的贸易协定。T PP协议还瞄准了未参加谈判的中国。其设想是在国有企业、外汇交易、反垄断政策和经常讨论的关税等方面设定规则,使之成为国际惯例。如果这种办法有效,中国要么变为签署国,要么终采纳这些惯例。但萨伯拉曼尼安认为这根本没用,或者说是没有其他措施管用。他说,中国不会同意无条件遵守它没有参与的谈判所制定的规则。因此,让巴西、欧洲、印度和其他方面参与,从而稀释中国的影响力。萨伯拉曼尼安给出了几个建议: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给予中国与欧美平等的地位;将人民币提升为国际货币;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以便它反击别国反倾销诉讼时更有胜算。他还建议将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升级,把欧洲、日本、巴西和印度也包括进来。

T PP的基础框架指出,T PP核心议题包括:贸易协定、工业产品、农业、纺织、知识产权、技术性贸易壁垒、劳工和环境。其他议题也包含过去贸易协定没有的一些跨领域问题,例如增强T PP国家市场的调节系统,以让美国公司能够在T PP市场更加无缝操作等;以及一些新的贸易问题,例如保证国有企业与私有企业的公平竞争以及不能将美国公司置于竞争不利地位等。对此都应该进行研究和跟进。

灵活运用多种贸易发展手段

不管是加入WT O推动贸易全球化,还是缔结多边、双边FT A,都是促进贸易发展的一种手段,T PP仅仅是亚太地区诸多自贸协定中的一种,在此之外还有其他诸多选项。仅在亚太地区,就有多种形式的贸易机制交错重叠,中国完全可以多方参与,灵活运用。

目前中国在亚洲参与了多个多边贸易机制,如东盟10+1、东盟10+3等,以东盟自贸区为起点,本来取得了一定的先机。在W T O谈判中,中国也和多个国家建设了十多个自贸区。但日本随后加紧追赶,紧接着是美国也开始主动介入。目前,美国在该地区的自贸伙伴有加拿大、墨西哥、澳大利亚、韩国、智利、巴拿马、秘鲁、新加坡、哥伦比亚以及一些中美洲国家。中国在东南亚还略有优势,但是在东北亚以及美洲,中国已经落后于美国。

中国需要推动自己的FT A建设,但在建设过程中要注重新规则的倡议和推动。中国目前正在与日本和韩国进行自贸协定谈判。韩国和美国之间的自贸协定已经生效,假如日本也加入了T PP,韩日可能不那么热切地要求与中国订立自贸协定,或者在谈判过程中,会提高要价,要求中国做出更大的让步,因此中国应该抓紧时间。

中国还可以绕开T PP和更多的国家订立自由贸易协定,包括与T PP成员国订立自由贸易协定,以此弱化T P P的有限冲击,对冲其潜在不利影响。T PP成员国中的新加坡、文莱、马来西亚、越南以及宣布参加谈判的菲律宾五个国家即是与中国结盟近10年的东盟10国中的五员。

有专家建议,中国应该积极开辟欧亚自由贸易区,这也是一个可以探讨的途径。这方面还需注意欧盟在2月份宣布将与美国开始有关《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的谈判,此外还有欧盟将于4月份与日本开始展开的经济合作协定谈判。

去年11月,东盟10国与中国、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正式启动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 C EP)谈判,计划2015年建成16国自贸区。T PP和R C EP成员国存在不少重叠。有分析认为,未来一两年,R C EP和T PP,谁完成谈判谁就将占据优势,更可能成为亚太经合组织峰会早些时候提出的亚太自由贸易区(FT A A P)的样板,中国应该抓住机会。(武英)

中国版两天一夜韩庚出位遭吐槽 9.14首播鹿晗陈伟霆引期待
汪峰演唱会赔本力图打造华语演唱会新标杆-演唱会-汪峰
港媒曝苏珊大妈被兄长勒索5万英镑-苏珊大妈-勒索

猜你喜欢